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牧草机械

史上最难产铁路津保铁路建成通车

2021-11-17 来源:湛江农业机械网

史上最难产铁路——津保铁路建成通车

史上最难产的铁路是哪一条?

是全长1956公里、最高海拔超过5000米、要穿越永久冻土层、投资巨大、工程艰巨程度超乎想象的青藏铁路吗?NO!

是全长2553公里、跨越九省市、穿越四大水系、沿线经济并不发达有“扶贫铁路”之称的京九铁路吗?NO!

是全长1446公里,东起乌鲁木齐西至国境线,沿途风沙肆虐、人烟罕至,需要翻越天山山脉的南疆铁路吗?NO!

是全长1318公里、全线桥梁比例86.5%、建设标准全世界最高、技术要求全世界最严苛的京沪高铁吗?NO!

而是一条长度不过133公里的、拥有巨大经济效益和社会意义的津保铁路。如果从正式动议算起,这条铁路已经跨越了百年,即便从国家计委正式立项算起,也已经过了17年。

这条铁路还经历了国家把建设的钱都准备好了,就是没有人来领取的尴尬,三次催人来领款,竟然三次被拒绝。故事之离奇,亘古未有!

2015年12月28日,这条连接京沪、津秦、京广和京津4大高铁以及京广、京九、京沪三大既有干线铁路的史上最难产铁路终于通车了,天津到保定旅行时间缩短到1小时,沿线人民欢呼雀跃。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里,见闻君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纪念一下的必要了!

李中堂首倡津保大总统雄心成幻

第一个提议修建津保铁路的是李鸿章,作为直隶总督,天津与保定都是他治下的重镇。首先提出倡议的是英国人,李中堂也紧着撺掇,结果老佛爷说NO,因为银子还要给她修花园。

第二提议修津保铁路的则是袁世凯,他接替李中堂就任直隶总督,再次提出修建津保铁路,清政府研究来研究去,答案是条件不具备。

第三个提议修建津保铁路是民国时期的大总统曹锟,此人靠贿选上台,保定又是他的大本营,所以修建津保铁路对他而言很有动力。于是津保铁路上马了,但是刚刚修到刘家庙,这位贿选的大总统下台了。津保铁路烂尾了!

大中华换了人间小津保蹇命难改

如果你觉得前面讲述的故事已经足够曲折的话,你就错了,对津保铁路而言,真正曲折的故事还没有开始。

共和国成立后,高度重视铁路建设工作,1955年原铁道部就调研天津—保定—大同铁路。1980年代,受国家计委委托,京九铁路专家组对保定至霸州铁路进行了全面评估。此时天津至霸州铁路已经通车,所以联通保定至霸州,150多公里的津保铁路就能全线通车。于是,津保铁路规划进入了加速期。

1991年7月可研报告完成,1993年9月河北省递交申请,但是很快河北省就没有了兴趣。推动津保铁路上马的换成了国家铁路部门,1997年7月北京铁路局递交申请,1998年3月铁道部正式向国家计委报送了《新建保霸铁路的意见》,同年9月国家计委正式批复立项。

貌似是好事近了,其实是更离奇的故事也正式上演了。

国家计委正式批复立项,应该说最难的一关终于过去了,更重要的是,国家还专门为这条铁路批复了无息贷款。真可谓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,但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,河北省不同意修路,国家给的贷款也不要。上面一遍接着一遍地催,那边一次又一次的拒绝。

据原保霸铁路总工程师李松欣回忆,“国家开发行三次催河北提款,但省里一位领导三次阻拦,不让去提。”据说,这位领导还严厉批评当时的省计委“不听话”。

于是,命途多舛的津保铁路再次搁浅。

世人叹高铁速度津保享蜗牛进程

2004年的料峭春寒中,神州大地铁路建设正在悄悄换挡提速,中国即将迎来令世人惊叹的高铁时代。

应该说,这次津保铁路是真的好事将近了。

2005年11月22日,原铁道部与天津市签署《关于天津铁路建设有关问题的会议纪要》,计划建设津保铁路与近亲铁路相连,并明确将津保铁路保霸段列入十一五规划。但是随着时间的缓慢流逝,津保铁路仍旧无影无踪。

终于到了2008年,拜美国金融危机所赐,借助4万亿东风,伟大的京沪高铁正式动工,《中长期铁路网规划(2008年调整)》也横空出世,1.6万公里的庞大高速铁路网羡煞全球,也终于轮到这条沟通四大高铁线路、连接三大既有铁路干线,能够大大缓解北京铁路枢纽压力、提高京津经济辐射带动能力的津保铁路了。

2008年11月8日,铁道部、天津市、河北省联手签订了《加快天津至保定铁路建设会议纪要》,明确2009年上半年就开工,力争2013年通车。

但是这条铁路依旧没有那么顺利,动工就拖了一年,到2010年上半年才动工,到2011年京沪高铁已经全线贯通时,这条铁路还在那里磨洋工。2011年“723事故”后,全国铁路建设陷入停顿,这段100多公里的铁路命运本来就比其他铁路苦,当然也不能幸免。到2012年3月,建设才又有了加速的迹象,但是这仿佛不是一条100多公里的铁路,而是一条10000多公里的铁路,完工日期遥遥无期。

终于的终于,时间来到了2014年,十八大后京津冀一体化作为顶层设计被提了出来,当年2月26日总书记在北京主持召开座谈会,专题听取京津冀协同发展工作汇报,就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提出7点要求,要求“自觉打破自家‘一亩三分地’的思维定式,抱成团朝着顶层设计的目标一起做”。在这样的大背景下,津保铁路建设才驶上快车道,我们也终于在今天,伟大的2015年12月28日,迎来了这条史上最难产铁路通车的日子。

结语:难产事众说纷纭破门户协同发展

关于津保铁路为何如此难产,众说纷纭。一说这是两个港的故事,黄骅港与天津港;一说这是两座城的故事,石家庄与保定。

1996年国家建设京九铁路时曾提议修建津保铁路保霸段,据说河北省为了开发黄骅港不同意建设津保铁路保霸段,而且推动建设朔黄铁路,津保铁路被丢卒保车。关于石家庄保定的双城故事,说法是一旦津保铁路贯通,动议多年的“天保大铁路”将一路向西,就会撇开石家庄直通山西、陕西和宁夏,保定就成为与石家庄分庭抗礼的铁路枢纽,石家庄的交通地位就岌岌可危!

是非纷纭,真假莫辨!但是津保铁路的难产中掺杂了众多的地方利益纷争却是不争的事实。在京津冀各自为战的情况下,在其位谋其政,屁股决定脑袋,其实也并不难理解。

好在,好在的好在,京津冀一体化发展的格局正在中央的强力介入下逐渐形成,真心希望像津保铁路这样的坎坷故事从此不再上演。京津冀只有三方协作才有出路,百年津保铁路的故事,正是最好的注脚。